520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449 冲!夺回首席宝座!

449 冲!夺回首席宝座!

        在众大小妖王们心照不宣的认同之下,毕方提出妖庭重新排座次的意见,很快便获得全体大妖王的一致通过。

        少了东海妖庭排位第一位的夔牛大妖王的阻力,事情进展的非常顺利。

        而且,它们都很急切,担心万一夔牛提前突破元婴境界出关,它必定反对此事,这事又横生变故。

        当日,东海妖庭向上千位大小妖王发出号召令,让它们速速前来妖庭参加第二次排座。

        ...

        妖庭众大小妖王们听到消息,立刻形色匆匆赶到瀛洲圣山,生怕迟了别的妖王一步。那些死了老妖王的部族,也选出了新的首领,前来赴会。

        东海妖庭的座次,排位越高,掷签权越重。而且这是体现自身实力最佳的方式,关系到自己脸面,和自己妖族上下尊严的重大问题。

        东海上万妖修部族,谁高谁低从来都没有一个定论。但一旦在东海妖庭排了座次,那谁强谁弱,就变得一目了然了。

        一个月之间,瀛洲圣山变得热闹非凡,众大小妖族首领们纷纷赶来圣山参加排座。

        所有大小妖王们见了面,都笑哈哈拱手称妖兄妖弟,这次打算争第几位次的座席。彼此谦让着,说着压力太大,争不了好座次。但一回头,却都在心中腹诽着,该抢到哪一个座次,压过别的妖王一头。

        众妖王们能来的几乎都来了。

        但是具体怎么争夺排位,是个大问题。

        多达上千名大小妖王,要是采用一对一打斗的方式,那不知要何年何月才能打出一个结果。而且,惨烈的厮杀之下,难免会有死伤结下血仇,极易引起东海妖庭的内乱爆发。

        经过众大妖王们的商议,好不容易想出了一个损伤最轻的办法。

        这日,所有的大小妖王们都聚集在瀛洲圣山脚下。

        “多谢诸位抬爱,由本大妖王来主持这次妖庭的排位大会。”

        雷鳐大妖王朝众妖王们说道。

        “为了避免过多的厮杀,我们直接从山底出发,前往共治圣殿。圣殿内将点燃一柱香,在香燃尽之时,谁抢到哪个座次便归谁。

        大妖王只能抢前一百位大妖王的座,小妖王只能抢第一百位之后的小妖王座次。大家掂量着自己的实力,有多少斤两就坐哪个座次,都别瞎抢。否则最后没有座位的妖王,就只能排到最末去。”

        抢座的时间非常短暂,众妖王们都急着去占一个座了,顾不上其它,这样不容易引起无休止的惨烈厮杀。

        雷鳐大妖王说到这里,脸色沉了下来,严厉告诫道:“此外还有一点本妖王在此申明,第一位大妖王的座次是为夔牛大妖王留着的,谁也别去抢。否则夔牛妖兄出关之后发现座被抢了,大为震怒...一切后果都自己担着。”

        “明白!”

        “我们又不傻,夔牛妖兄眼看都要成元婴妖祖了,咱们见了都拜老祖,谁敢去跟他争座次啊!它永远是我们妖庭第一位次大妖王。”

        “快点吧!俺们都快等不及了!”

        众妖王们纷纷急切的大声吆喝着。

        ...

        “东海妖庭第二次排座大会,开始!点燃焚香。”

        雷鳐大妖王一声喝令。

        “快!”

        “快冲啊!”

        刹那间,众大小妖王们群起沸腾,施展浑身解数,拼命冲向瀛洲圣山山顶的共治殿抢到一个好座次。

        “飕!”

        “飕!”

        无数大小妖王争先恐后,疾步如电。

        毕方神情颇为急切,展开一双肉翅猛飞,瞬间冲到了最前面,急切的想要争到前三位座席。

        这些年,它在妖庭的实力地位一直在前三和前五之间徘徊不定。它自夸是排在第三位的大妖王,仅仅排在夔牛大妖王、雷鳐大妖王之后。但是其它妖王们都不承认,认为它吹牛,顶多在前五位。

        尤其是那九头鸟,想要跟它争禽羽妖族的头把交椅。谁能更靠前,谁就能成为东海众多禽羽妖族的大首领。

        现如今,是证明它实力的时候了。

        以它的飞行速度,绝对前三甲之列。只要拼死守住第三座席一炷香,就赢了。

        毕方惦记着金鳞义兄,一回头,却见苏尘正不紧不慢,居然在众大小妖王们中间闲庭信步的走着。别说冲到前几了,这样下去恐怕前几十都够呛。

        毕方不由大急,呼喊道:“义兄,快啊!我们联手占住第二、三席位。等夔牛成元婴,离开妖庭之后,以后这妖庭就是我们兄弟二妖说了算!”

        第一座虽然不能去抢夔牛的,但是第二座次肯定归金鳞天妖。以金鳞的实力,绝无其它金丹妖修争的过。

        “你先走吧,我不急!”

        苏尘笑了笑,依然闲庭信步,一步跨越百丈。

        他要的座次,能跟他争的妖太少。夔牛大妖王若在,还能和自己争一下,其它大妖王就算了,所以它丝毫不急。

        “也罢,小弟先行一步!”

        毕方急的直跳脚,不知道金鳞义兄在想什么,或许是胜券在握吧。但它自己也耽误不得,只能先展肉翅呼啸,朝圣山之巅疾飞而去,把第三座次占了再说。

        ...

        半柱香功夫。

        苏尘踏入妖庭大殿,放目望去。

        此时,共治殿内乱哄哄一片,已经有一些大妖王抢到了座。其余众妖王们都在争吵甚至厮打起来,整个大殿乱的一塌糊涂,乌烟瘴气几乎要毁掉这座大殿。

        众大妖王们都在第一座前停步,任由它空着,去争第二、三、四、五位座次。

        雷鳐霸占了第二座,它的底子颇为雄厚,敢跟它一争的大妖王并不多。

        毕方和九头鸟正在凶狠的对视着,在第三座席处僵持不下,看样子是要打一场。

        往后的座次,则争夺的越激烈。

        殿内,一柱燃香在一点一点的快速燃烧着。

        苏尘负手伫立在殿门口处,毫不在意众妖王们的喧嚣哄闹。

        它的冷漠眼眸,却是越过殿内闹哄哄的众大妖王,越过了第一位座席,望向殿内石阶最高处,有一副冰冷深海七彩琉璃灵玉打造的宝座。

        那里是东海妖庭白卜曾经的首席大妖王宝座,冷冷清清的空着...已经空了十年了,早就蒙尘,积累一层厚厚的尘埃。

        在高高的首席宝座的石阶之下,两侧才是第一位到一百位大妖王的座席,后面则是小妖王的座席。

        曾经,白卜在瀛洲圣山建立东海妖庭,呼风唤雨,和妖皇王朝对着干,在这妖庭更是一手遮天。

        聚集了夔牛大妖王、蛟霑太子、多目金蜈蚣、三头海妖蛇、灰鹏、毕方、鲛将军、双首血鹫上千位强大的妖修部族首领....但无一位大妖王能掠其锋芒。

        自白卜失踪之后,再也没妖王敢坐这首席大妖王之位。这个位置享有诸多的特权,远高于其它大妖王的掷签权重。太耀眼,太刺目,太遭人嫉恨。

        就连夔牛大妖王的威望,也无法坐上这首席大妖王之位。因为其它大小妖王们都不同意,宁可让它空着,也不让任何妖王坐上去。

        殿内乱成一团,但也没有一位妖王敢去坐此位。

        苏尘穿过乱斗的一塌糊涂的大殿,不沾半点尘埃,踏步走上殿内最高处的首座,衣袖一挥,拂去宝座上一层厚厚的尘埃,准备落座。

        此时,竟无一妖阻拦。

        突然,有一位大妖王注意到了他的举动。

        “不——!首席大妖王的宝座,那是我灵龟族族长白卜之位!除了白卜,谁也没资格坐!”

        它顿时一声愤怒的咆哮,震动了整个共治殿。

        正在厮斗的众大妖王们,瞬间都静了下来,惊诧的望向殿内石阶最高处的首座。

        居然有妖不怕死,敢去坐白卜的首席大妖王宝座?

        是谁那么放肆和大胆?!

        它们定睛一看,赫然是那金鳞天妖。

        众大妖王们无不错愕的望着那站在首席宝座前的金鳞天妖。

        所有妖王们都知道,第一位座席属于夔牛大妖王,夔牛出关后很能便是一位元婴老祖。它们不敢去争。

        只有第二、三位座席以后,才能争。

        但是...它们谁也没考虑过,首席大妖王的宝座,能不能争。

        白卜已经始终十年,生死未卜,看样子也回不来了。

        并没有规矩说不能抢这首席宝座。似乎...这首席大妖王之位,它们好像也正的可以争一争!

        ...

        苏尘不由回头看了一眼。

        那名愤怒咆哮的大妖王,居然是龟螯!

        苏尘心中一叹,有些感动。这龟螯副族长如此忠心,居然还在想着白卜能够回来,回到灵龟族,到东海妖庭。

        这位灵龟族族长无比的愤怒。

        龟螯猛然冲向殿内最高处的石阶,想要将苏尘驱赶下来。

        苏尘冷哼了一声,一腿飞踹。

        “砰!”

        龟螯感觉一道光影袭来,眼睛一花,无从躲闪,连忙以龟甲抵挡。

        被一股恐怖的巨力踹在它的龟甲上。力道恐怖如巨山撞来,它如炮弹一样,直接从殿内被轰飞出去,飞向遥远的万丈山脚下。

        苏尘回头,淡漠的看向众大小妖王。

        “该死的金鳞妖,太猖狂了!刚来妖庭就狂妄的想要称王称霸,当首席大妖王。它可以,凭什么我们不行?”

        “上!”

        “弟兄们,把首席宝座夺回来!”

        顿时,一些野心勃勃的大妖王们眼红耳热,眼珠子都透红了,蜂拥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