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恽夜遥推理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八十四章神秘的镜面别墅和无面人第一幕

第八百八十四章神秘的镜面别墅和无面人第一幕

        莫海右说:“可以这样说吧,所以,你可以随意跟我说你想说的事情,至于是否对案情有用,这个我会来判断。”

        王海成抬起头来,眼前这个男人长相精致,和白天的感觉完全不同,白天,王海成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被那种带着排斥的冰冷气息给吓到了,所以并没有仔细观察,但是现在,王海成却觉得这张脸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

        也许是黑暗柔和了莫海右脸上的某些特点,又或许是王海成的话让他心生同情,但不管怎么样,此刻王海成感受不到恐惧,又急于想要吐露心中的寂寞和悲伤,所以自然而然的,他开始敞开心扉了。

        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不如意,埋藏得太久,一旦打开缺口,就会想要不断的讲下去,好像要把无尽的寂寞和空虚,全都吐露干净一样。

        而莫海右最大的特点就是耐心,他听着王海成絮絮叨叨的话语,心中默默的分析判断,偶尔提出一两个问题,完全像是一个合格的旁听者。

        王海成说:“我母亲是一个不服输的人,她抚养了我很多年,在我找到工作之前,一直都是她养我的,不管我有多少岁,不管她有多少抱怨,都没有放弃过。”

        说起这些话的时候,王海成表情平淡,但眼睫毛上却带着明显的湿润痕迹,莫海右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和动作,感觉那种悲伤不可能是装出来的,所以,法医已经可以肯定,王海成不是杀人凶手。

        “我说这些并不是因为我有多爱她,从20几岁开始,更准确的来说,是从20岁出头一点点开始,我和妈妈之间的感情就变得很淡漠了,谈不上恨,也谈不上爱,只是一种习惯而已。”

        “但这种平淡的习惯让我烦躁,我总是想要离开那个家,却说不出口,有很多次,很多机会我都可以和妈妈分开,过属于自己的生活,但每一次都迫于她的强势干预,不得不放弃了。”

        “我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也不是块没有感情的木头,只是一个人一直处于强势的被控制之中,再温暖的心也会渐渐凉透,不再有波澜。”

        “但是我不能太过激烈的反抗,因为这样会让妈妈绝望,她已经寂寞的太久了,从28岁到86岁,她除了我之外,什么都没有。”

        “所以,不管我有多么不争气,都是她的一切,她所能控制的,所能爱着的一切。你也许不能理解,因为这种事除非亲身体验,否则是想象不出来的。”

        “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莫海右说:“虽然我们的境遇不同,但我可以想象得出来,那种无法摆脱控制的焦躁,以及爱而不得的烦恼。”他喝了一口水,声音变得湿润了一些。

        莫海右的话让王海成面露惊愕,他只是说出了自己母亲强势控制的一面,莫海右却说他爱而不得,难道这个法医先生真的可以看透一切吗?

        ——

        见法医没有意思再说下去,王海成继续说:“前天早晨,我就和王明朗约好了在机场见面,之前我一直都很犹豫,不明白他要干什么?也害怕自己卷入犯罪的漩涡中,但是3000块对我的诱惑实在是太深了,我很穷,花销却并不低。你知道环卫工的工资不高,在流浪狗收容所里面打工,也只有1500块1个月,所以,一下子能拿到3000块,对我来说就是一份价值不菲的外快了。”

        “确实如此。”莫海右接了一句。

        “本来那一天风平浪静,我也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妈妈,但是傍晚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事情,我发现我的工作服被剪了一个大洞,我认为这一定是妈妈干的。因为每次吵架,她都要做一件自以为可以让我害怕的事情,比如说破坏我新买的东西,拿走我的钱,把我的衣服扔进垃圾车里面等等。”

        “这些我都已经是习以为常了,可是那天办完王明朗的事情之后还要上工,没有工作服,我会被扣工资的,所以我非常生气。我拿着工作服找她质问,原以为妈妈会对我冷嘲热讽几句,没想到她居然坚决否认了这件事,这让我非常惊讶。”

        “我的妈妈虽然强势,但是她不虚伪,对自己做过的事从不否认,这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所以说,我开始怀疑工作服是否是妈妈破坏的,吵架也就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最后我只能不带工作服前往机场。”

        “没想到那是我最后一次和妈妈说话,妈妈总是破坏我想要的生活,我也总是想要从她的身边逃离,但她真正不在了,我却只感受到了空虚和寂寞,也许那样的生活真的已经习惯了……”王海成而且手肘之间,也许强装镇定的他已经承受不了了,虚空中响起低低的吸气声,不像哭泣,却如同在哀述不幸。

        莫海右等待了片刻,才问:“王海成,流浪狗收容所的工作人员,并没有提起王明朗夫妇来找过你的事情,你能确定当时他们看到王明朗和王莉莉了吗?”

        “可以确定,当时我和一个中年阿姨在收容所里工作,阿姨姓陆,就是流浪狗收容所的负责人。王明朗和王莉莉两个人走进收容所内部的时候,陆阿姨清清楚楚看到了,还同他们打了招呼。”

        “他们谈论事情的时候,陆阿姨有没有看到呢?”

        “我不清楚,当时陆续有工作人员来上班,也许他们之中有人看到了,也许都没有,我们谈话的时间不到五分钟,下午大家又都很忙碌。”

        “后来呢?”

        “后来我跟他们说要考虑一下,他们就给了我一个礼拜的期限,说是到星期五为止,如果我还是犹豫不定的话,他们就会另找他人。”

        “你到达机场之后发生了什么?详细说说看。”

        “我到达机场之后,在咖啡厅找到了王明朗,本来以为行动可以立刻开始,但是王明朗却让我先在机场免费发放小商品的屋子里等一等。”

        “具体是怎么对你说的?”

        “他说我们要等一个人,但这个人到达之后才能开始行动,我跟他说时间不能太长,因为等一下我还要上班,他满口答应,不会影响我的上班时间,只需要十来分钟就可以了。”

        “可是没想到这一等居然就是半个多小时,王明朗一直都没有来找我,我只能在那间屋子里急得团团转。”

        “你不能离开去找他吗?”

        “不行,因为王明朗说,如果我离开的话,那3000元就拿不到了,他不会付钱给一个不听话的雇佣者,何况我们之间也没有合同,所以我只能听他的话。”

        “你所在的小商品发房屋是哪一间?是不是经常请会被袭击的那一间?”

        “是的,之前我一直不都不敢说出来,就是怕付警官怀疑机场警卫是我袭击的,虽然我留在那间屋子里的痕迹很多,但不到迫不得已,我还是想要保护自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