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地府招待办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该掀桌子了(上)

第三十五章、该掀桌子了(上)

        “幽魂?”李健望着魏天师,有些不明所以。

        这不是他第一次听说这个词,但很显然,这与他之前听说的肯定不太一样。

        魏天师的神情有些肃然,先一步过去将陆风痕拉出来,然后守在门边,一边静静看着那边某些不断游荡的无形存在,一边解释道:“其实我也不太确定这是不是那东西,但看起来的确有些像,幽魂无质无形,看似死物但却有着吞噬之能,而且它们还很挑口,只吸食新鲜的——也就是未死之人的——脑髓。至于它们吸食完之后会变成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

        听到他的话,李健注意去观察那些五星在动的东西——至于怎么观察,其实看那些尸体的动向就行了,虽然看不见,但这些东西行进中会带动尸体的翻动,所以还是有迹可循的。

        而他这时也知道了,封好的麻布袋扔到这里面,就是被这些东西自己打开地,只是它们打开的方式很特别,因为麻布袋是在封口处扎绑好,那绳子被无形波动碰到之后,就像是松化了一样,居然一点点消散掉。

        李健看到这一幕却有些胆寒,这一幕让他不由得想起了寄居在自己右手腕上的冥界虫,但和那玩意儿不一样的是,这些虫子对精神体的破坏性更强、而对实体起码会留下点儿炮灰残骸下来,可这无形体却是直接把那绳子都毁得残渣都不剩了。

        而后那一个个麻布袋被打开之后,有些只是露出了里面包裹的人的脑袋,有些会被褪到人的胸口,还有些更是会被完全“消化”掉,而随后这些人的脑袋处便只能够看见头发在无风自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拨弄一般,等到过一会儿后停止下来,李健仿佛也能看到一个个生机的堕落。

        “那些麻布袋里的,之前都是活人?”李健看样子是一得到肯定的回答,就准备进去救人。

        魏天师脸色沉重的点了点头,“是不是活体不好说,更大可能是已经死了,但是在刚死这时候的脑髓最易吸食,因为抵抗意志会很弱,失去自我保护意识,对这些东西而言就好像是对于狼不设防的羊群。不过要真是幽魂,它们的食量听说很有限,每隔一段时间吸取的脑髓并不多,而吸食一次也可以隔很久。曾经有邪道之人培育幽魂,就在一个小村庄边,但却隔了半年时间才被人发现,就可见一斑了。”

        在魏天师说的时候李健也注意观察了一下,当然他也没敢随便走进过去,担心万一被缠上,只在门槛边看着,发现那些刚刚被掀开麻布袋的人身上的确看不到生气、倒是有些死气缭绕着,似乎的确是如老天师所说,刚刚死不久。

        一边陆风痕脸色也很难看,有些抱怨道:“那你刚刚还敢让我进来,万一它们对我下手怎么办?”

        老天师斜了他一眼,说道:“我之前也不知道这里有这东西,更何况幽魂虽然无形物质,但是这些东西多是沉在底下、或者浮在地面上,也就是说只要不让它们沾上身体,顺着身体到你的脑子,你就没事地。”

        “在你说这些之前,我可也不知道这些,根本不会防着这些;而且刚刚我也摔倒了……”想到刚刚自己和死神擦肩而过,当时脑袋上确实有风拂过一般的感觉,陆风痕不禁一阵后怕。

        “行了,都别争了。”李健打断了他们的争论,不管这师徒这般是不是故意做戏,但是起码他们的立场还是要更偏向于他们这一边,现在也是需要他们的时候,他又问魏天师道:“这些……不管是幽魂还是什么吧,要如何处理?那些鬼弄来这么多人养着他们,肯定也是有什么图谋的吧?”

        显然,这里满院子的尸体,哪怕是在下面的很多看起来也都比较“新鲜”,恐怕就是那些鬼故意要通过不断喂养的方式加速这些东西的成长,那自然也可以想见,这幽魂真正“成长”起来之后,想必也会是某种很可怕的怪物,李健所想到的就是在它未长成之前毁了。

        可是魏天师紧皱双眉想了想,却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宗门的长辈们有对付这些东西的经验,可留下来的只言片语也不过是说起过有这么一件事,具体怎么做却没有透露,我想多试几样符箓看看效果如何。”

        陆风痕立刻说道:“那不然这样,你自己关上门在里面试,我们出去给你望风?”

        魏天师瞪了他一眼,什么“望风”,真让他跑了的话估计就把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了,虽然不至于感到畏惧,但这些疑似幽魂的鬼东西也让他有些忌惮,他更担心的是它们的威胁性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打,毕竟是宗门的前辈记载中慎之又慎对待的东西,就算这其中会有自我标榜的夸张成分,却也不可不防。

        “可是我们一直待在这里也不太合适,而且千江他们那边现在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李健皱了皱眉,也有些为难。

        他再看了眼那些似乎已经如同魏天师所说一般“吃饱”了的无形幽魂,当然实际上啥也看不到,因为现在连各种无形的波动都没有了,倒像是“吃完就睡”的某些物种,而此时的院子里剩下的都只是尸体了,李健他们都还在门口没进去呢,那些堆起来的尸体甚至比门槛都还要高,李健倒是有些好奇这么多尸体怎么居然没有发出臭味来呢,看起来似乎也跟那个“幽魂”还是什么东西有关系。

        魏天师也跟着看了眼,随即苦笑道:“不知道你的右拳能否制服它们,不过那样子一定会引起那些老鬼的注意,恐怕里面他们……”

        李健突然挥手打断了他,脸色发狠道:“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本来来这一趟就是要闹地,我们现在不管的话,后面这鬼东西也不知道还要夺走多少人的性命,就算这些人是被杀了之后送来这里,却也是因它而死,也只有毁了它,也免得后面真变成什么可怕的东西。”

        说着他已经大踏步直接跨过了门槛踩上了里面的尸体,心中决定已下他的行动就很果决,魏天师拉都来不及。

        陆风痕见此目光微微闪动,似乎有些诧异,后面一直一言不发的诺言这时候却跳起来叫了一声:“好样的!”

        当然这个时候没谁理会她,李健的注意力也全都集中在了院子里,要对付那玩意儿,那他也得先要找出对方在哪里,不然就是白费力气。

        魏天师见他心意已决倒也不再劝说了,反倒是在后面跟着走进来,还开始出谋划策起来:“我虽然感觉不太到,但这周围肯定被那些鬼布下了什么东西,没有其他作用,主要是为了防止这幽魂随便跑出去,毕竟对它们来说,最有吸引力的还是活人的脑髓。现在我们走进来,正好是个诱饵,不过就看它到底对谁先感兴趣了。”说到这里,他也没回头直接冲着身后的陆风痕喊道:“风痕,关上门,注意把风!”

        陆风痕之前还求之不得,现在却反而是迟疑了一下,深深地望了一眼李健和师傅的背影,才慢慢地将门带上。

        他心里其实有些羡慕,这好像才是他以前追求的生活啊,惊险、刺激,面对危险的时候也能够站出来,不只是因为有勇气,也因为的确有这份能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背后需要被保护。

        而他身旁的诺言却撇着嘴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叫你关你就关,刚刚怎么没有这么听话?”

        陆风痕只当没听到,转过身看着破庙那边,心思却全在这院子里面了,而诺言也没有再多说,跑到角落里开始为李健他们祈祷起来,然后“顺便”祈祷一下另一边的王生也平安。

        而此时在院子里,李健和老天师并没有站得很近,按照老天师的说法,“这东西万一要找上我,靠太近了你恐怕还来不及动手,甚至我们两个都被缠上,那结果更惨,还是这样好,我感觉到一场马上就会叫你的。”

        对于魏天师这老头儿的变化李健看在眼里,还挺疑惑,他也不介意问出来:“你现在看起来和你刚到面包屋的时候,可差的有点大啊。”

        老天师呵呵笑道:“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面而已,只有在相处到一定程度了,你才会发现他的另一面,和一个人相处的过程,其实也就是你不断拨开他的面具发现他的真实的过程。我之前是作为俘虏的身份,心境不一样、表现出来的不一样,你看到的自然也不一样。”

        “那现在呢,为什么又变成了这样?”李健想想也觉得好笑,明明是一个挺危险的境地,他竟然还能悠哉地跟一个其实并不多么熟的家伙来谈心。

        老天师说道:“或许是因为看开了吧!我之前帮人炼制那肉身,是为了钱,可是碰到鬼君竹之后,尤其是他指教我捡起了宗门的这些符箓制作,我好像又找回了当年跟着师傅学艺时候的单纯和热血,那时候我一心想要背起振兴宗门的使命,只是在一次次的失败和无望之后,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李健知道他说的是梅矛的那具肉身的事情,心里也有些奇怪,在他想来真正的道家高人要么是出尘避世真正的视金钱如粪土,要么是潜修道法,对于身外物也不会那么介意,这种在乎钱的设定,尤其是到了老天师这个岁数,一大把年纪了还记挂着钱,都可以说一句“吃钱鬼”了,这难道算是道家一线天没落的原因之一么?

        就算老天师说了自己的转变,可也没提之前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明知道修炼没希望所以用钱来麻醉自己?可到他这个身份,随便骗骗人都能有一大笔钱,那只不过是一堆数字了吧,怎么还会那么执着,执着到几乎可以说是违背道家的某些守则,而做出生炼人身这等“有伤天和”的事情来。

        却在此时,老天师突然叫了一声:“李健,它在我脚下!”

        这打断了李健的思绪,也让他心中一惊,立刻回过神来,然后看到魏天师的右边那宽松的裤子似乎有些动静,想也不想一拳对着那右大腿轰去。

        当然了,他不是对准大腿,而是裤腿旁,但从听到、反应再到出拳,这中间还是有个时间差,最主要的是之前李健有些发呆,这简直是足以致命的失误。

        李健毕竟还是战斗的经验太少了,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天生的战士,后天经历又不够,加之成长环境塑造成的性格等因素,让他面对这种情况免不了出了岔子。

        好在李健是个知耻而后勇的人,而且反应也十分敏捷,在反应过来自己的失误并且意识到这一拳不仅打不到老天师也打不到那东西之后,他拳在半途突然变向。

        这一刻他的脑筋转得飞快,估计一瞬间得死上万个脑细胞,想到魏天师曾说过幽魂只能沿着人身攀上去,那么它的路径就是可以预计的,而它沿着右腿外沿一路上去就是右边腰、右手臂……

        李健这半道转折的一拳虽然卸去了不少的力气,可他出拳本来就不靠力气打人,所以也没什么影响,接下去他看准了那无形带动的衣服波动一直到老天师的腰际,拳头也堪堪到达,擦腰而过。

        魏天师动也不敢动一下,仿佛生怕影响到李健的判断,但这时却还是忍不住“啊”地惨叫了一声,向一旁闪开去,腰上传来的剧痛令他一瞬间险些昏厥过去。

        这不是因为李健击中了他,为了避免伤及他李健甚至稍稍偏移了拳头,可这么一来,在那瞬间正紧贴着老天师腰际的幽魂却也被李健那一拳打得控制不住压迫了老天师的腰一下。

        从前面对那些麻布袋的破坏性来看,这幽魂并不是对付不了实体,只是没兴趣懒得去动,但此时被迫动了这么一下,老天师可就遭罪了,看起来不仅是腰间的衣服破了个大洞那么简单,似乎还有着一块被灼烧一般的肉洞,只是他毕竟是有经验的,在瞬间就将自己伤口附近的穴道封住,才能重新忍耐下去,只是显然是暂时失去了战斗力,连站起来都难更别说帮助李健了。

        而这时候李健和那“幽魂”的战斗才刚刚开始,李健虽然早先就把对方和冥界虫对比过,但现在这种纠缠的场面也是他料想不到的,不过这一拳还带来了一个意外的效果,那就是那幽魂似乎不再是无形无质,它的“身”上出现了一个明显的黑洞般的缺口,这也让李健再也不用为找它的位置而苦恼,更可以准确地再赏给它一拳,又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