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造物主说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对话与给邓恩的礼物

第一百二十四章 对话与给邓恩的礼物

        那位暗影者的首领看起来并不好——

        他的身上有不少伤口,衣服也有很多破损,甚至连脸上的面具,都有了明显的裂痕,而且从面具最下面的边缘处,能清楚的看到血迹。

        这个表现出至少四星等级力量,甚至有可能达到五级评价的首领,明显也在武器雨的攻击下,受到了重创。

        相比之下,骑士长的样子就要好多了,虽然看上去也略显狼狈,因为他同样也受到了众多武器冲击时的波及。

        不过,比起身上的痕迹,在两个人心灵上的震撼,却更加剧烈,这让他们都站在原地,打量着邓恩,而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目前这种情况,他们是真的不能确定,自己下一步,要如何应对。

        之前,他们两个人控制着场面——一个作为埋伏者,一个则担任保护者,但是现在,他们都是去了对局面的掌控。

        “我想,现在我们可以好好地谈一谈了,您觉得呢?”

        邓恩拍了拍手,看向了那位首领。

        但是下一秒,对方就做出了最直接的反应——这位首领扔出了一团粉末,随即身边烟雾升腾,将他的身体遮挡住了。

        “真是标准的盗贼打法,但我一直都等着这件事呢。”

        伴随着邓恩的话音落下,在那位暗影首领的脚下,忽然泥土翻转,跟着一道道尖刺从地面刺了出来!

        这些尖刺像是有生命一样,朝着一个方向冲击过去——这并不是那位首领所在的位置,而是位于他身边三四米远的空处。

        但奇怪的是,当尖刺刺过去的瞬间,这片空地忽然扭曲起来,无论是光线还是色彩,都发生了偏转,一道模糊的人影,慢慢的清晰起来。

        “你是怎么发现的?”

        暗影者的首领,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

        “我没有必要回答你的问题,我需要你回答我一些问题,不过看起来你现在并不乐意,那么我想,特纳骑士长,肯定不介意帮我把这位偷袭者捆起来,我想会有人帮我们审问他的。”

        邓恩当然不会告诉对方,他是加持了四元素之灵的感知,同时偷偷的让血铠分裂出一部分,埋伏在泥土里面,同时满足了这两个条件之后,才能做到的眼前的这一幕。

        但至少从表面看起来,邓恩显得神秘而强大,这种形象的建立,可以让他省去很多麻烦。

        “什么?”

        骑士长倒是有些意外,但随后他注意到邓恩的目光,不知道怎么,就点了点头,然后朝着那位暗影者首领走了过去。

        那位首领明显还有其他的打算,他在思考着脱身的办法,但显然不该用硬拼的。

        于是,事情的发生,就是那么自然,暗影者首领很清楚自己当前的处境,他可不是有着骑士荣誉的人,不会为了心中信念,而舍弃生命,所以很理智的任凭骑士长将他捆了起来,尤其是将他的腰包取了下来。

        不过,他的面具并没有被摘下来。

        “暗影者们对于身份的秘密十分看重,这个组织也很严密,即使任务失败了,也有一套交涉的方法,但如果我们将面具取下来,很有可能就要彻底激怒他们,会迎接源源不断的暗影者过来。”

        “我明白你的意思,那么就让他带着这张面具。”邓恩点点头,理所当然的吩咐,或者说发出了命令,而骑士长特纳,他表现得十分谨慎,只是点头应下。

        “相信我,你惹上麻烦了。”暗影者首领试图用言语动摇邓恩。

        “把他击昏。”邓恩却看都不看他,直接对骑士长说道,后者一愣,然后干脆的执行,在暗影者首领反应过来之前,一手肘打在他的头上。

        杰森吹了一声口哨。

        “我们该上路了。”

        邓恩一挥手,插在各处的武器应声而起,朝着镇子的方向飞了回去。

        “应该给镇子里的人一些信号,来防止发生更多的意外。”

        看着远去的武器,其他人一阵无语。

        “我担心我们回去的时候,会碰上全副武装的士兵。”杰森嘀咕着,但没有继续下去。

        现在,邓恩彻底掌握了这支队伍的主导权。

        “我们需要尽快抵达镇子,然后让人过来整理一下这里,这些忠诚的骑士,他们需要治疗和安葬,至于那些暗杀者,他们也需要埋葬,以及审问。”

        “如您所愿。”骑士长叹了一口气,微微躬身。

        “我想,您要对那位骑士长,得有一些准备了。”吸血鬼的声音在邓恩的心里响起,“否则的话,他一定会把消息传递给背后的那位,只要您一声令下,并且愿意让我获得对魔剑士的指挥权,我有十足的把握,把他变成乖巧的血仆,这样您就增加了一个不错的下属。”

        “这不是坏事,多隆先生,我是说,让骑士长告诉他背后的人。”邓恩回答道,“我不希望被人当成棋子利用,适当的展示实力,肯定不是坏事,而且关于贵族身份,我也需要一些有经验的人帮助,所以,让骑士长保持独立。”

        “如您所愿。”吸血鬼淡淡一笑,结束了精神通讯,然后对脸色凝重的女法师说道:“我们应该先回去,把消息告诉议会。”

        女法师眯起眼睛,看了邓恩一眼之后,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去。

        吸血鬼则笑着跟了上去。

        与此同时,聚集在周围的其他势力,也都做出了相似的选择,他们纷纷离去,似乎不再关注这里。

        但是他们却比过来之前,更关注邓恩。

        ——————

        “我必须承认,我小瞧了这个年轻人。”雅尔塔大法师看着手上的情报,对着面前的水晶球说道,“如果他已经有了一定的实力,而且还有不错的魔法天赋,那么正常的吸收进来,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难道您不想询问清楚,有关高塔遇到了什么的问题吗?”

        水晶球里面传出了一个声音。

        “我当然想知道,但并不那么迫切,”雅尔塔大法师捋了捋白花花的胡子,“高塔对议会而言,有着很大的利益,这是我必须考虑的问题,这关系到议会在公国的存在感,但另一方面,任何事都有他的价值,至少在议会中来看,是这样的,当邓恩的价值,比高塔和里面的法师,以及涉及到的公国影响力都大的时候,那么我的选择就很清楚了。”

        “您认为邓恩的价值,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当然不。”老法师摇了摇头,“但是他至少不再是可以抛弃的了,我们把他吸收进来,一样可以得到想知道的东西,只是过程要复杂一点罢了,但只要邓恩有价值,那这就是值得的,不是吗?”

        “您看起来,比我更像一位政客,一名贵族。”

        “我本来就是贵族,你忘了吗?虽然那个国家已经不存在了。”老法师淡淡的说着,语气平静。

        但水晶球里面的人却沉默起来。

        “好了,你不用在意这些,因为就算是我,也不怎么在意,”老法师打破了沉默,“就好像之前的那场会议。”

        “您之前同意了比较激进的意见,现在又把它推翻了。”水晶球里的声音有些感慨。

        雅尔塔裂开嘴笑了起来:“当然,因为我需要的不是一个可行的意见,而是维持北方议会的运转,这是政治,而不是什么奥术、什么公正,正像你说的那样,这是政客做出的决定。”

        “您这种说法,让人有些感慨,我记得在我小时候……”

        “我一直都是这样,只要这样可以让议会完整,可以让法师们存在,并且不断壮大,那么就是值得的,至于其他的情感,真的,在漫长的历史中,这些都不重要。”

        老法师说到这里,他伸出干枯的手指,在水晶球上轻轻一点,那水晶球的光芒顺势暗淡了许多。

        然后他说道:“好了,通讯到此为止,你该去处理那些麻烦事了,毕竟你每天要面对的,可比我这个老头子要多得多,那件事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了。”

        “什么事都瞒不住您,如果这件事可以成功,那么我将对您,以及对整个议会,都提供更多的支持。”

        “那再好不过了。”老法师点点头,略显冷漠的目光中,出现了一点温度,“我最近有一个提议,想要正式建立一所法师的学校,改变原本的体系。”

        “哦,那将是一场大事,如果是像神学院那样,对于法师们而言,肯定具有很大的冲击性。”

        “不仅仅只是冲击性,很多人的利益都会被触及,那些法师们,他们作为导师的权力会被削减,还有许多无形的好处,也会因此消失,所以很多人都在反对,我最多能做到的,就是在帝国北方建立一所学校。”

        “我明白了,那确实要等到我成功之后,才能帮助到您,不过这个邓恩,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如果他真的有天赋的话。”

        老法师点点头道:“一切,都只是为了法师的传承,如果那个邓恩可以证明自己的价值,那么他就会成为合适的人选。”

        “那么,需要我帮忙吗?”水晶球即将彻底暗淡下来,里面的人则提出了最后一个建议,“您看,总要有人推他一把,才能让他展现出应有的价值,现在这种情形,如果他拥有一个爵位的话,那么就可以免去很多麻烦了。”

        “爵位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但对一些人而言也不是很难,只是邓恩一旦拥有了爵位,很多事就不受控制了,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

        随着雅尔塔老法师的这句话落下,水晶球终于彻底的暗淡下来,然后他站了起来,缓慢的走到了房间的最里面,目光落到了一个破损的盾牌上。

        那上面画着一个模糊的徽章轮廓。

        “能够真正将奥术传承下去的,往往不是最有天赋的法师。”

        ——————

        “我必须承认,基纳先生很让人意外。”男爵的城堡里,那位从阴影中走出的男人,看着窗外一道道落下来的寒芒,感慨了一句,然后他回过头,看向边境伯爵,“尊贵的大人,我们再来进行另外一个交易吧,我知道您的一些心愿,比如有关北边和东边那些宝石的,还有远离家乡的游子……”

        “和暗影做交易,可不是好主意,我猜你们半路拦截邓恩的计划失败了,是吗?”卡兹伦边境伯爵直接打断了对方,“那就给我离开这里,而且我希望你们不要再随便踏上我的领地!”

        “那真让人遗憾,因为您的很多封臣,会因为这个决定而伤心的,他们可离不开阴影的帮助,尤其是可以让人流血的阴影。”

        最后留下一句让边境伯爵脸色阴沉的话,这位总阴影中走出的男人,走到了房间的角落,再次消失在里面。

        而他所带来的威胁,也在同一时间消失无踪了。

        只不过,在最后的最后,他还是留下了一句话——

        “相信我,为了您的领地的安全,您最好不要和那位基纳先生扯上关系,他掌握的情报,以及牵扯的东西,可能比您想的还要多。”

        这句话,让边境伯爵的沉思起来。

        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打扰他。

        几分钟之后,他对男爵问道:“对于那个暗影者最后的话,你怎么看?”

        “也许只是单纯的为了挑拨吧,毕竟如果您的判断正确,那么他们的计划已经失败了,不是吗?”男爵小心翼翼的说着。

        边境伯爵摇了摇头,说道:“其实我这次过来,是有意要给邓恩一个礼物,你的几位朋友,最近都在跟我讲述蓝堡的故事,以及邓恩的天赋,当然,还有那位老骑士的功绩,说实话,我被说服了,所以我之前有些话,一直都没有说出来。”

        男爵听到这里,基本上明白了领主的意思,不由心思复杂,所以他只是说道:“那是他的荣幸。”

        “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也许我应该谨慎一点,你说呢?”边境伯爵淡淡的说着。

        男爵一愣,随后心情更加复杂了,在遗憾中,还松了一口气。

        但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随后一位信使带来了消息。

        展开那封信,边境伯爵的脸色一变,他看了男爵一眼。

        “真是让人意外,也许我不得不送出礼物了,只是目标要改变一下了,有一种办法,可以让我在给予礼物的同时,还不用太过靠近那位惹来麻烦的先生。”

        男爵听懂了,然后忍不住问道:“恕我直言,如果不是直接册封的爵位,恐怕那位先生实际上并没有获得好处。”

        “不,他会获得的,只不过不是从我的领地中获得。”

        说这这句话的时候,边境伯爵的表情十分复杂,就像之前的男爵一样。